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思书

简言,深思,析理,明义。

 
 
 
 
 

日志

 
 

《穆斯林的葬礼》:书坟  

2011-12-26 11:17:36|  分类: 读书,浅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坟 - 薇安 - 静雅思听

 

书坟 ——《穆斯林的葬礼》书籍简评

早知道是场不可避免的悲剧,捧在手里,如此厚重。一如中国传统文学所固有的弊病,它亦有迂有腐,可那种震撼还是叫人泪水止不住往下流。

凌晨两点多,葬礼终于谢幕了。我轻轻合上它,凝视着素白封面上印刻的一弯新月——明明如月,洁然同玉。我知道,这本书不会为我所爱,也不会为我所忘。有些话,已深深印在心里。思着痛着,惦着泪着,看着所谓的两代人。。。故事结束之后,便是深深的检讨与领悟。我不得不写下这些感受。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怀念《穆斯林的葬礼》所带给我的思烁。(我是在看了刘白羽的序后,开始稀然并反思整个穆斯林的葬礼。书中所写的人,真正活着的,其实只有梁璧君。这个故事里的其他主角,按照虚幻程度来排序,梁冰玉是可以位列第一的。然后便是新月,这位女主角,即使在她死后,也如天使,让人感受不到她曾在人世有过流连。。。)

 

冥冥中,穆斯林主宰着一切。一切真正的情感在形式与规则下,都会迸发,都会灼痛。两代人的爱恨情仇,逃不出的只是一个个牢笼。

韩子奇逃不出玉笼,一如他临终前的感叹:那些玉,根本不属于他这个“玉王”,也不属于当年的“玉魔”老人,不属于任何人,他们这些玉的奴隶只不过是暂时的守护者,玉最终还要从他们手中流失,汇入滔滔不绝的长河。他自己,只能赤条条归入黄土,什么也带不走,只有一具疲惫的躯壳,一个空虚无物的灵魂,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和永不饶恕的罪孽。

韩新月逃不出病笼,她圣洁无暇,就是这样一个正值青春年华近乎完美的女孩儿,却被病魔吞灭。她在给楚雁潮的信中,曾表达过自己内心对它的真实感受:……至于我,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今后的道路当然不会平坦,让我默默地独自走下去吧,我把自己交给命运,不再埋怨它对我不公平!我珍藏着美好的过去,并将在千遍万遍的回忆中度过自己的余生,直到这颗不可救药的心脏停止跳动。来日还有多少?也许还很漫长,也许非常短暂……

楚雁潮,一个年轻有为的高才老师,只因为自己父亲莫名失踪导致所谓的“政治取向不明”,事业屡次受阻,甚至一度被自己的学生蔑在眼下——楚雁潮逃不出那个时代的政笼。然后是韩天星,逃不出母亲为他编织的牢笼的韩天星,本该那么单纯幸福快乐的韩天星,在母亲精心策划的婚姻下,被爱情所抛弃。至于梁冰玉,这个女人几乎一直活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世界不理想,她走了去追寻。她活在为自己设置的梦笼里,过着叫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高尚生活(我至今仍认为冰玉所代表的一类人是一种故作有知的表现。所谓追求自由,换句话说就是追求自私,然后堂而皇之冠上一顶打西方传销的唯美帽子,我永远也不会相信她也不会理解她。看到她我想到的只是知识分子的伪作与痴呆)。

梁璧君,中国典型有魄力的女人。在整本书里,她是最有血有肉有生气的人。她活在现实里,永远活在现实里!现实的牢笼紧紧将她锁在里面,她用自己仅有的是非判断力,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现实,为身边的人编织牢笼,然后过着属于这个家的最现实的生活。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梁璧君的每一句话都敲打着心灵,她的一颦一笑,一怒一骂,都叫人恨之恶之,却也无可挑剔与指责。璧儿率性有傲气,也叵测有心计,父亲梁亦清因宝船逝去,蒲绶昌前来唬债,她首当其冲倔道:“妈!甭这么告饶儿,拿自个儿人不当人!父债子还,该多少钱咱还他多少钱,哪怕砸锅卖铁、典房子,咱娘儿几个就是喝西北风,也得挺起腰做人!”韩子奇学艺归来,阐明解释了一切后,她动情地扑在韩子奇肩上,道“奇哥哥,我帮着你干!你……你娶了我吧!”韩子奇和她的胞妹梁冰玉有了孩子新月,她怒恨不已,凭着一张嘴骂走了冰玉,然后时恨时爱地养大了新月,带给新月莫名的心灵伤痛。她为儿子韩天星策划了一场她心目中的婚礼,其间的伪善与奸诈,叫自己的儿子有苦难明。虔诚的穆斯林教徒,她一生都执着于道德与规范。她有错么?有错过么?我问自己,始终在问自己。女人是用来同情的,伤害是在传递中伤害的。我也一直在想,梁璧君有爱么?或许她也有爱,可谁又能承受起她的爱?当爱已变成一种伤害,谁会愿她如此执着?……

我奇怪着韩子奇与梁冰玉的爱情,敬仰着楚雁潮与韩新月的爱情,沉默着韩天星与陈淑彦的婚姻。前者是败笔,中者是时尚,后者是黯然。只是三者原本就有一个共性,便是偶然。无论多么不同的爱情,都逃不过偶然。梁冰玉出逃,伦敦的战争,韩子奇的爱情“醒悟”;新月与楚雁潮初遇的误认,两人共同的事业心,共同的心愿;陈淑彦与韩天星对新月不相上下的关爱,梁璧君的策划。这一切的一切,都出自一出出偶然。既然偶然可以成为爱,那么爱就不会成为偶然么?陈淑彦和韩天星会是幸福的。没有激情的爱,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反倒是最长久的。当平淡本身已成为一种习惯,平淡就是最好的选择。

无知的孩子,一如郑晓京,其实只不过走了和梁冰玉并列的路子。当她看到韩新月的墓碑,开始面对死亡的沉默,她只会喃喃道哈姆雷特里的一句台词:“谁造出东西来比泥水匠、船匠或是木匠更坚固?掘墓的人!因为他造的房子可以一直住到世界末日。”死亡永远平等。人在世时,会分孰是孰非,可死了是非皆无。我不知道她是否在那时明白她所执着的,原本就是虚无。人只有在经历过些什么后再感悟到些什么,才明白一切皆是惘然。这个世界不是没有不可追求的东西。只是追求到最后,直到死亡降临,才会明白这些是不是自己真正得的到的真正想要的。难言的悲剧。

 

霍奶奶,我想对您说的是,您的故事很精彩,您的心灵很纯洁很高尚。您有梦,虽然梦得黯然,却梦的美好。“历史无情”。我相信您已无畏死亡,真切的相信着,只是我仍然会畏惧。但我在成长着,随着每一场葬礼而成长。我沉思着,无论是死人还是活人,都需要每个人自己勇敢地来埋葬。葬礼是必然的。无情也是必然的。有时我觉得自己的心早就死了,但我知道凭着这种想法,我也不会轻易死去。我还有爱,我可以爱很多人,可以被很多人爱,这本身是多么大的幸福!

窗外下着雨。天地总是这样,在某个特殊的时刻给人以特别的抚慰。开着窗,我宁静地眺望。无论我美不美,坏不坏,世界依然如此,只要心还是自己的,还在,什么都不再重要。

感谢真主。

穆斯林的葬礼

 

2010/5/4 薇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