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思书

简言,深思,析理,明义。

 
 
 
 
 

日志

 
 

《不负如来不负卿》《爱情的容量》:为爱情而写的板书  

2012-02-02 11:56:51|  分类: 读书,浅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板书 - 薇安 - 薇安读书笔记


爱情板书  《不负如来不负卿》《爱情的容量》书籍简评

 

自惭多情污梵行,

入山又恐误倾城。

世间哪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写给爱人玛吉阿米的一首情诗。姚敏取题于此,作成《不负》一书。


《不负如来不负卿》一书,按照姚敏的立意,“希望写的不光是言情……更希望写的是鸠摩罗什的一生,以及他所处的时代。

从玩味着开始看此书,到后来颇有感触着结束,终究没有后悔。不得不承认姚敏所写的不光是趣味,而是动画了一个活在历史里的人——即使那并不真实。一切就如那句“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它让我想起凤歌《沧海》通俗取象于《周易》——《不负》,以穿越爱情小说为手段,取故于佛学。姚敏秀笔起落,在历史、伟人和佛学之间,酣畅淋漓了一曲爱恨离愁。

我眼中的姚敏是聪明又可爱的——说她聪明,因她较一般写同类小说的人更尊重历史,虽虚构却不粗制滥造,自珍引经据典,浮幻中描绘出文化的巨影宏图;说她可爱,因她行文不苦,秉着与众同乐的精神,雅俗共进,趣味横生,终不致招人烦恶。然虽如此,《不负》一书还是只能算青少年的休闲读物,脱不了青春少年气——话说回来,若真脱了,便也少了那种随性可爱的感觉。难能可贵的是,《不负》终能让人在娱乐中对佛学和相关发展历史有了一定程度的知悉,对文化的传播产生通俗化的影响。在这里,通俗或可理解为一种手段,文化志趣则是作者的一种追求。单凭这一点,就不知起一般通俗流行小说强了多少。


看《不负》同时,也在翻看周国平的散文集《爱情的容量》。两者主旋律都是爱情,只是一个讲故事,一个聊思绪。

《不负》作为小说我很难说出些什么。如果是单纯取象的话,我是很想就其谈谈爱情——其实《不负》的爱情是一种近乎完美的体现,主人公的成长自有一种深沉的历史感。周国平老师不管怎么说都是搞哲学的,提问答问很有他的逻辑。以下说的这些,便综合了这两本书,就不另作《爱情的容量》之书评了。

鉴于本人没谈过恋爱,以下内容实践性不强,只是理论分析。除了生活经验,主要是个人感想。

 

关于爱情

即使在看过很多影视剧、听过很多故事、读过很多哲人的感悟,在谈这一话题之前首先应该说的,还是“我不懂”。这感觉就好像没当过妈的永远不知道当妈的辛苦——至今仍难以想象母亲是怎样一种心甘情愿,劳苦一生地为儿女付出一切。无切身之痛。

可能爱情还相对还好些?相对通俗且年龄段不限,乃经久不衰的社会流行话题。且对于任何人来说,就算没两两相爱过,多少也单相思悸动过。大家都有些微感触。

合上书后,我对着屏幕,想理清自己的思绪。可那一刻我脑子很乱,不知从何说起。直到我想:假如把爱情当作一门课程,专门让我这种学生学习,不知会生成怎样一篇提纲或者目录。

我就这样一边想一边写,一边整理关于爱情的思路,理出了以下内容。


爱情亘古流传,首先不妨先说爱情的历史。

说起爱情,希伯来神话应该以夏娃和亚当为鼻祖。而提到古希腊神话,爱情的代言人自然是阿弗洛蒂特。而后到了老中国,要数牛郎织女那对儿可怜夫妻最出名,其最终成就——留下了一个中国式情人节——乞巧节,七夕。

由上,首先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历史告诉我们什么?

思考答案:

一、它让我们见识到了到了爱情的两个主角:男人和女人。《圣经》里有句“你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就是这样道出了男女之间的一种莫名其妙的关系;

二、它让我们初步了解了性、婚姻、生育以及婚外恋。在其特别人性化的神话里,阿弗洛蒂特的老公火神、儿子丘比特、老情人战神和她各种乱七八糟的艳遇为我们描述了这一泛滥的生活现象;

三、它让我们见识到了婚姻与爱情的双重性——时间特性与空间特性。你看那伤感而又浪漫的一年一度相会,却被后世验证了两颗星实际上在空间上的不可抵达性——实则一个维度的交会,两个维度的平行——不妨理解为它是在暗示我们:再亲的人那也是要有一定距离的。总而言之:适当距离有好处。


接下来:什么是爱情?(这里先排除同性恋等吧……)

答:把上三条总结一下就是:爱情,它的主人公是男人和女人,其间夹杂有性的因素,涉及到婚姻、生育等课题,关联到嫉妒、寂寞等情感,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限制,是人类社交行为中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

 

由上一问题引出来的问题是:爱情的因果是什么?

答:

我发现虽然人都想谈爱情,可谈爱情前谈的都不是爱情,而是性情;

我发现虽然人都会谈爱情,可谈到最后谈的都不是爱情,而是亲情。

《不负》里有句话说得好:相吸是激情,相爱是爱情,而相依,是恩情。

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爱情的因果:因性情而起,以亲情为果。于无形之中产生,而后湮灭于无形。

然而,我说的只是善因和善果。


既然如此,爱情在其中,究竟算什么?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王小波的一句话:一件事被解释的越多,就越是没法解释。

《爱情的容量》讲爱情、谈性、讨论孤独、涉及婚姻……跟爱情有关的几乎都讲了,也正是因为他说的太多了,导致我最后在模棱两可中无法自拔。

说实话,周国平很深沉,深沉的我有点困顿。总的感觉是:被拼凑起来的文章,骨头软,虽然每篇说的都很好,可凑一块儿就有些莫名奇妙。不过毕竟不是成书,只是散文集,没法要求这个。

所以只能自己闷头想了。


以下是我的总结。

《不负》里有提到一则故事,很是形象:

从前有人得罪逃跑,王闻消息,派醉象追寻。这人遇到一口枯井,便自投井中。落入一半时,幸好抓住井上长出来的一从枯草,半悬于井壁。而井底有恶龙,向他吐毒。旁边又有五毒蛇,欲加害他。还有黑白老鼠各一只,在啮咬那救命的草丛,眼见得草丛即将断落。这逃犯想出井外,怕大象踩踏,落入井底,又怕毒龙,欲攀住不动,又恐黑白老鼠咬断草丛,且毒蛇在旁伺机。恰巧井上有株大树,一巢蜜蜂,采蜜时一滴滴蜂蜜落下,刚好落入其口。这时候,这犯人祗感觉蜜糖甘甜,而忘了大象、毒龙、五毒蛇和老鼠等诸般怖畏。这罪人就是我们,大象好比无常,白老鼠比白天,黑老鼠比晚间,这丛草便是我们的生命,井底下的毒龙是恶道,五毒蛇好比我们的五蕴,而树上的蜜糖便是五欲之乐。因我们贪欲,无常、生命、五蕴、昼夜通通被欲所蒙蔽,以至忘记一切。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什么?

这个是参佛的话题。我这境界也就只能看表面的,总结一下就是:

甜蜜是幌子,苦涩是影子,没有没有影子的幌子,恰是影子衬托了幌子。影子虽然是阴暗的,可幌子却是骗人的,所以虽然都不是好东西,却恰恰彼此照应了彼此。

其实说那么多,也就是想说:爱情这玩意儿苦甜并进,整个就一套餐,点了你就得全买账,管你真正想要套餐里的哪个。

这一答案是双面的。有人只追求爱情的美好。有人只受不了爱情的恶习。

这两种人都没啥大毛病,就是偏执了点而已。

难得的是,因为爱情一直很时尚,所以从古至今,爱情病也一直都很流行。


 

大众爱情通病,总结一下,主要分为以下三种:

一、 疑心病;

二、 风流病;

三、 神经病。


疑心病。

我认为所有病里,疑心病是大哥大——那就是爱情的主题曲,贯穿始终。

可笑的是这种病的发生是有前提的——虽说前提不说也罢,不过说说更有趣——即它发病时,人数一定得大于等于三个人。拿亚当和夏娃小夫妻俩来说吧,就不用愁这个。不过话说回来,我一直质疑他俩之间没爱情,而是直接跳到亲情的,而后就生了一堆孩子……

总的来说,疑心病那是“既有趣又折磨人”。它的表现为:俩人谈恋爱基本靠猜的,欢喜的原因是“猜对了”,失败的原因是“猜错了”。接下来就简单了:反复这一游戏,从中不断累积自信和满足感。玩不腻玩不烦就好。

也因此发现谈恋爱的人们在谈恋爱过程中最怕有第三者。只要有这种可能就有这种病。而一方犯病另一方往往有两种表现:反应良好的就觉得“哦我亲爱的又吃醋了,天和我都知道那是因为ta爱我”,从而更坚信彼此间的爱情而更爱对方;不良反应是“nnd烦不烦人啊,没事儿闲的老怀疑我”,反而觉得爱情成了一种苦恼而疏远爱人。所以疑心病是好是坏的衡量标准很简单,即:它到底是让人舒服还是让人痛苦?

相关建议:对于无效病发,不如选择隐忍另谋出路,别表现出来。否则只会起负面效果,到头来最痛的,也还是自己。

疑心病主要体现在单纯嫉妒和对对方私生活的过分干扰这两方面。

其实主要还是个“度”的问题。得当事人自己去平衡。


接下来:风流病。

这个病按照当今社会标准,那就是一严肃的道德问题。在爱与性、灵与肉上,有亘古不休的各方论述。

在而今一夫一妻制的道德准则下,恋爱讲究专一:完美的是灵与肉都专一;不完美的,就是一个或两个全跑偏。

风流病主要还在于个人自制力和内心标准。像《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特蕾莎坚持认为灵肉当合一,而她老公托马斯则觉得灵与肉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前者始终如一,尝试背叛却身心俱惫;后者则不断背叛且内心毫无负罪感,偶尔有点“良心”发现会稍微心疼一下特蕾莎那颗因嫉妒而饱受摧残的心。

关键就在于:为了爱,我们能约束自己多少?像托马斯,出了那么多次轨,但还是会追逐特蕾莎,始终坚守身边这一个枕边人,但也不妨碍人家在肉欲里沉沦。

所以此事不只关乎风月,亦关乎身心。

当事人得自个儿好好斟酌。


最后说神经病。

此病主那些把爱情当作全部把一人视为终生不得即死义无反顾的人士。得这类病的人基本当时处于脑袋一根筋、一心想在一棵树上吊死的状态。所以称之为神经病。

其实专一是好的,但也要分时候。俗说的好啊——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而后最重要的一句是:天涯何处无芳草!

那些“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人们,当时都是神经病级别,一般人怎可效仿?想法有是可以的,只是真做那就当真脑残了。

所以知道有这么一病症就成了,权当看笑话,别真陷进去无法自拔。虽说一死百了,但我想只要人还能有点别的追求,都还不至于这样吧。

个人觉得,这病也就亚当和夏娃还配。因为人俩少了谁都再也找不着人来凑数了。其他人,免谈。

想不开的时候可以想想:这全球人口啥样人没有啊,谈恋爱何必太执着。就算找不到一个最好的,也总能找到那么几个差不多的,找不着老公老婆还可以找情人吗,咳咳……

还有就是:找对象该挑就挑,不该挑时别太挑。我们又不是天仙,凭什么把要对方定义为神仙。人不能把自己想的太好,也不能把别人想的太糟。谈恋爱,这种心态很重要。

总结一下就是:我们不是神。我们都是人。所以切记切记,千万不要犯神经病。


说了这么多,多以玩笑口吻,说到底不过娱人娱己罢了。

其实对于爱情,谁又能真正说出些什么。它无形来去,大多匆匆,飘若浮云,转瞬无踪。何况真正爱一次。

哪有那么简单。

现实的爱情就是如此。世人公认最美好结局,也不过是诗经里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偏偏就是这种直奔老死的平淡,我们最难能安享其福。

常想:大概是因为这一世岁月让人寂寞得太苦了,所以众生总是不断追呀求的,都希望有个自己喜欢的能陪自己活到老的,闲来看春花望秋月乐不休。

还不都是寂寞惹的。

细想来,爱情这玩意儿,很早就有脱离社会的标准了——无所谓男女、不苛求老少,什么模范榜样都有。只要当时你侬我侬两相知足,那就是“完美”了——又何须苛责谁谁谁是老少恋、黄昏恋、同性恋呢。话说回来,谁不是各取所需呢。

回过头也问自己:那真的是爱情吗?我们所需要的,真的是爱情的那种一瞬的感觉吗?

到如今更多觉得:此生的我们,所求的不过是一些能让自己快乐、舒服的人,期盼有他们便能让我们不再在苦海中独自流浪——所指望的,更多是一些陪伴,少一些孑孑然的凄凉罢了。

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便是:心有所依,不再彷徨。

 

可惜的是,多少海盟山誓拗不过唠叨不休,多少一时心动耐不过岁月的长久。

时间悄然见证这一切。

直到有人老死不相往来。


于是我问自己:我们真正需要的,或只是一个心灵的归宿?


2012/1/27薇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