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思书

简言,深思,析理,明义。

 
 
 
 
 

日志

 
 

《动物庄园》:且无关政治的政治隐喻书书评  

2012-05-05 22:55:55|  分类: 读书,浅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无关政治的政治隐喻书书评: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 - 薇安 - 静雅思听

 

 

且无关政治的政治隐喻书书评

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书籍简评

 

我是极厌恶女孩子谈政治的。

印象中但凡一个美好的女子开口谈政治,可爱便立马减损了三分,叫人失了与之交好的兴致。亦是很少关注政治,对人所评说的无论是富民还是愚民政策都不大感冒。也很怕看到一个威风凛凛的男子侃侃而谈政治并不负众望博得众人种种钦慕的场面——现实生活中若逢着这样的男子我是一定要躲的,且会心生无比敬畏之意。

事实上“聪明”可爱的女孩子常会很奇怪男人们为什么喜欢谈政治喜欢唠革命喜欢冲锋打仗去玩命——就好像《飘》开场的时候斯嘉丽对男人们聚众气势磅礴侃侃而谈由心而生的那种不解的厌恶。至于那是否叫“聪明”,我不知道。毕竟聪明的标准无人来定,大多还是由着我们自己来做评判。

综上所述,大家对我对政治的无知可以有目共睹了。

 

两个月前我有看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结果是看了好几天仍看的仍如堕五里之云雾。事后我将它定为必买书目之一——当然不只是单纯因为我看不懂,更主要的是觉着该书有很多耐人寻味之处。

因缘巧合是三月中旬和师父她们聚餐时偶然发现师父手机里有乔治·奥威尔的另一部小说《动物庄园》,最雷的是还是英文版的,心中遂生无比敬仰之意。也是师父告诉我,乔治·奥威尔的《1984》和《动物庄园》还有一本什么书是三本伟大惊人的政治寓言。然而由于回想起看《1984》的情形我内心还是犯怵的,虽然《动物庄园》(我的是中文版)很早就被我放在电脑桌面上,我却迟迟未敢动脑动手。直到有一天实在不知道读什么更好了,我才鼓起勇气把它开了全屏,却没想到一读就读到凌晨一点,一直读的自己心神俱动。

相比于《1984》,《动物庄园》实是通俗可爱的多。事实上在看《1984》的时候我尚有很大不信服,觉得奥威尔的表述过于冷漠夸张无用。到如今相较《动物庄园》,才恍然《1984》只不过是更深层次的隐喻。两部著作放一块儿比较,《动物庄园》或只是一种形象表述,而《1984》则是其中原理的深层阐述。

 

几乎所有人读《动物庄园》很容易就会有种对号入座的感觉。事关政治,很多不可说蠢蠢欲动于其中。很小的时候毛爷爷的一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比任何古代行军打胜仗的出名的多。

在粗浅翻过一些古代史略接触过一些近代史后,我渐渐明白了历史是这样一个不尽相似循环过程:混乱的时代,铁杆的是军权,而后才是政权,最后则是专权。这是混乱之后归于平静所需要途经的必然逻辑。当其暴时以暴治暴,当其静时以静治静,已然形成一种社会行为规律。然而无论怎样制治,都是以斗争为手段,只是前者对外后者对内——对象转换了而已。

所以个人觉得孔子相较于老子是愚鲁的,老子才是史上至明之人。倒不是说个人的行为取向有何问题,只就审时度势而言。事实上智慧本是聪明加正对的行为举止的结合体,孔子聪明自然举世共知,可就其游说行为来说,在那个时代并无甚意义。倒不是说他不好,只是说他不应时——说白了就是思想没能关照到当时战火,直接拿周朝的旧礼制来忽悠时人的心智,未免单纯了些。拿到今天来说,就是把历史看的太片面化,隶属一种怀旧心态,不太跟潮流,而他个人的预言想象能力又有限,综合来看,就使他看起来像是一种古董级别的极品人物——当然,这也并不妨碍他是智者里的尤物。

 

我想老子最主要的观念就是“顺其自然”吧。这种顺其自然的极高境界自然是“可知亦可不知”的“随你便”状态,可若是单纯浅薄些应该就是“知天命”的本领了吧。既然写文章本就是件故作深沉实则虚荣的事,我也就不必很不好意思了,不妨就在此腆着脸承认我丫就是那种典型不要脸程度胜过我所揣度的世人心思的人。不过就此书所揣度的也必然有限,较科学点说就是《动物庄园》的现象可演化出人世的种种社会分形状态,有无尽的类比与相似性。

 

所谓分形,是说自然界中的天然物质常具有“自相似性”,有无数层级,且无尺度性,可大可小,如雪花、海岸线、云彩、树木等具有不断分级演化的形态特征。这些对我来说所说明的最简单道理就是:自然规律纵有千变万化,其本态规律却会很独一;所谓以不变应万变,就是知悉其内在本质而后推演空间抑或时间上的变化——情感化之,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只有你不知道的因果和不晓得的规律”。忽想到“大道至简”,也是老子的说辞。原是智者所处时代所研读物所处社会纵有万般不同,所讲的道理却通常基本一致无大差。当然,我所说的道理绝不是指门派学说一类。周易点说,就是那种“易简”、“易变”与“不易”的自然规律的表述。

 

与《动物庄园》相近的史实时事例子甚多,不必说读者便自有体会。于我而言旁的与之有瓜葛的是斯坦福大学的监狱实验。

该实验是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1971年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的。实验把征募来的通过了专门测试的受试者——24名身心健康、情绪稳定的大学生分成两组,一组扮作狱警,一组扮作犯人。本来这个实验计划是十五天,但到了第六天就宣告终止。终止的原因是该实验对扮演囚犯的实验者造成了伤害。这个实验后来被拍成了名为The Experiment 的电影。

当时给我们放这个电影的老师总结说破坏规则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点欲望,我们所以没有破坏是因为社会不公允这样的机会。

这其实源自一种环境知觉理论:如果环境为我们提供一种可供性,该可供性就会引发人的一种使用利用的欲望。举例说明:街上有一辆已然被人砸坏、废弃的破车,该破车便会提供给人们进一步破坏的欲望。再比如街上有垃圾桶,可垃圾桶旁边已然被人堆满了垃圾,人们便会有直接把垃圾扔垃圾堆即可的欲望。

这一现象说明了好的行为规则引发好的行为结果,坏的行为则生成不良者。进一步说,行使可以使用的权利,是每个人心中固有的欲念,至于是否行使是否行使有利,一方面要参考行为约束,另一方面要参考道德规范。

也因此,《动物庄园》里的动物们最开始的公正平等的“七诫”到最后面目全非莞尔专政,实是权欲膨胀后自然而然的伟大的功成名就。

 

奥威尔自喻是其中的“老本杰明”。若如此,则意味着“他自称对自己漫长的一生中的每个细节都记忆犹新,还说他认识到事物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更好或更糟之分。因此他说,饥饿、艰难、失望的现实,是生活不可改变的规律”是他对人生世事的总结。虽说对如何追取个人幸福,《1984》和《动物庄园》只字未提,但对世事(特别是政事)的本质,乔治·奥威尔的评说无疑是犀利精准的。然而规律固然存在,形态变化却总无穷无尽。有人把死亡看作视生存为“再无创造可言的单调的日复一日苦逼循环”,或只是认清了这一规律而淡泊了其间种种的横生枝节。然而现实中看那些禅者大师,常觉单纯感知体悟自然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小我”“大我”我倒是不甚明了,只觉着大家简简单单开心就好。

 

对着言及政治的书说了这么多无大关联的废话,还请诸位见谅。只因我本就不够可爱,所以实在不太想多讨那个嫌。文字长了些,思绪过飘渺,看客诚然辛苦了。我也别无所招待,就留首颇有美好幸福感的曲子吧(点击播放键播放音频),唯君好梦。

 

2012/5/5 薇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8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