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思书

简言,深思,析理,明义。

 
 
 
 
 

日志

 
 

纪念  

2012-10-07 11:51:27|  分类: 与生,来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恨难长 - 简笔薇安 - 静雅思书
 
RPG游戏《古剑奇谭》应该可以被公认超越仙剑系列和轩辕系列太多太多。而我也相信它已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游戏了,所以说下这些言语。顺便纪念仙剑,纪念轩辕,纪念这一路走下来的RPG中国风传统。主要是《古剑奇谭》制作的这份诚意,太过经典。

朋友刚把《古剑奇谭》的音乐CD给我,回来一边听一边追忆这些日子心中的碎碎念。惊喜地觉,游戏中的人物终于超脱仙剑传统里的悲剧宿命情爱,开始有了每个人对自己人生、对自己信念的执着——中国传统RPG游戏终于提升到了一定的档次了!回首每一份坚守,每一个矛盾,每一种蜕变,到最后每个人都有了各自百转纠结后理所当然的成熟的理由,某时某刻,竟仍会想流泪。是啊,他们都是人,不是神;他们都很矛盾,没有谁单纯的好与坏,前世今生相较,任谁根本说不出谁对谁错,只能看着他们一路前行着,直到彼此慢慢有了自己的责任自己的执着。

难能的,我会喜欢古剑里的每一个角色,无论是兰生、襄铃、晴雪、红玉、屠苏,还是少恭、巽芳、应龙……古剑的诚意从一开始便已昭然,从开篇漫长的画卷铺述一段奇幻的往事,其画面制作和配音之精绝,着实可见烛龙之用心良苦。这份沧桑感,除却剧情与人物设置,配乐的功劳也不可少。譬如《长亭离怨》的曲目会叫人潸然泪下,叫人想起剧情中曾反复出现的那四句疑题:“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虽然这里单拎出来有点怪,但是当时第一次听应龙说这话,内心实在难免一份怅然。

 

 

爱恨难长 - 简笔薇安 - 静雅思书

关于生与死的形式

和朋友探讨少恭的因缘,最终感叹他也不过是千百年累怨,遂更为畏惧遗忘所带来的虚无的痛楚。这其中可以思索是:形式对于常人来说或许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人总需要某种形式作为纪念。便如博客,它虽没什么实质,任谁看来看去都不能真正代表些什么,大多也不过是对自己心中那一点执念的祭奠。所以笔耕不辍,写下这些,大多不是为别人,而是为自己——因为会惧怕自我对生命历程的遗忘,会惧怕忘记自己如何活过,会惧怕数十年后蓦然回首发现生命的印迹全作虚无,到那时又叫我拿什么来凭证,这些年自己曾真正活过?待到生死之事谈罢,这世间仿佛也唯有世人音容相貌可为人所祭奠,某一刻的青春永驻让人意念长存——到最后也还是要拘泥于至少一种形式。所有的美所有的好都是给自己做鉴证的,便如一纸文凭总是重要的,它虽不能说明很多问题,却也的确说明很多问题。所以能守住的,自然要想方设法守住,即便也不过心中唯一的一点慰藉。

如此想来,少恭竟是极其正确的。这一角色的设置,实在叫人钦佩!

 

关于爱与恨的执着

这世界是很公平的,你想要的多,自然要为之多付出些什么。你若要的少,一心于此,便生成坚忍执着,较旁人更为专注些。人心不怕别的什么,最怕一个“贪”字。因为贪多,所贪不得就免不了痛苦;痛苦,就免不了心生愤懑;愤懑,便免不了祸及旁人。少恭言:“所谓情深不寿,相处之道,自不可相仇,却亦不可爱笃,否则待到无法长久相守的那一刻,又当如何自处?”,便是为人相处极正确的冷漠手段了。但人之一世,又怎可能无一人心以为系?这一份牵挂自是以生死作赌的,可当真谈“爱到无缘无故无私至极”,至深沉者莫过生养我们之父母。待到父母去时,我们便以自己的子女为寄。遂了然,凡人虽爱不可天长地久,却总是一代又一代相传至地久天长的。

明代心学创始人王守仁曾问一高僧“想家吗”,那一刻高僧的一字“想”,实是说明了许多人生这一大问题。所以古剑中人物,若我评价,最为睿智的角色还属红玉。从聚散到生死,那种近乎淡然的冷漠下仍黯然的心神,才是人之为人之最正统的情怀——聪明到绝不伪装,绝不做作,爱便爱,恨便恨,知道结局,也接受,也坦然,但做什么还由心而定。那不是不懂,也不是不爱,而是既懂且爱,是到最后实属无奈的淡然——我心既贪,却也不过心系一人,又有何错?不过愿与紫胤真人长相为伴。

不过其实要我说,这话大多不必非得扯到爱侣身上,而是存在于在每个人现世中唯一抑或唯二唯三的亲人身上。便如兰生最终没有跟襄铃走在一起,我想那是对的——虽有点悲情,却是极现实乐观的悲情。因为相较于亲情与恩情,爱情或许可以更美好,但有些往事、有些惦念,更是人一生的魂之所系——到那时会明了,倘若生命里的那些人去了,竟然再无以为继,也就人不得不更为珍重。

所以我相信,后半辈子的幸福,不会是爱情。且世代相传,永以为证,亲情将为至上。

何况说白了:爱情到最后,不也还是化作了亲情?

 

 

关于人生目标与信仰

这个话题在古剑里真的玩儿High了。

曾问一个姐姐句为什么要信佛,姐姐上来来一句“知道你还信什么!”把我喝愣了。后来我一度思索信仰的问题,赶巧又有人说他信仰爱情,又把我弄傻了,也就顺便跟着思索了良久。我看过一些书,也想过一些这方面事情。而书里说:信仰如果可变,也就不算什么信仰了。

我当时也觉着,哎,这话挺有道理的——但后来我却又觉着这话挺有病的,因为人活一次,凭信仰论处人,是不是有点太没人性了?

文艺作品和议论文不同,多是给人后劲儿的东西,不会轻易下定论。古剑这出戏所以棒,有一天还在于尹千殇这一角色的设置上。N多人觉着:他那是堕落。我却觉着:他活得挺清醒的。跟红玉一样,尹千殇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们逼我我也照样不想要那样的生活。总言之:这事儿没轮到你身上,你丫也崩废话,你丫不是我,也没法替我做主!

于是,虽说伪装很正常,但多少也得有个程度,否则我还是我么——总不能强求自己按照别人的心愿迎合别人的心意。我们是要一个真正的人还是要一个迎合我们心意的伪装,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世人普遍习惯是:欣赏一个人的伪装就认定他该是那样一个人,否则那就是他在堕落——可这个想法本身未免过于单纯。毕竟,人都两面的,这是我们事先该知晓的,否则失望什么总会上门讨伐。

也就是在和朋友探讨人性的两个级别时恍然:凡人都会有两个极端。如果这面是特别正直聪慧的,背面一定有其另类发泄途径。而我们也都相信:这不是一个虚无的揣测,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平衡。

总结之:古剑的优点之一,就是大家都是两面派——连最善良的女主最后也改变了自己的信仰。boss女主亦如是。且大家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都还算有了善终。而仙剑和轩辕常单一设置角色,善恶分明,大爱大恨,少有思虑的纠结。超越游戏,古剑已成为一本精彩的文艺作品——实在精彩。

 

整出戏,只有百里屠苏逐步从冷漠无情到心有所系,一直挺正统,典型传统武侠风里诡异另类的坚忍,堪比乔峰。不过话说回来,反倒就是这种神级别的人物作为主角最没法评说。所以仙剑系列轩辕系列我都懒得说什么,只能偶尔怀念一下配乐和个别小剧情。毕竟人物自身倘若没有矛盾,这人本身就不现实——那不是人啊,是神的说。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方兰生在琴川被强婚时,百里路过,兰生求助,当时百里白了兰生一眼,而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我也就此爱上百里这男主角。虽然说实在的,这家伙对白估计都不到剧情十分之一,但行为举止,当真可说明一切问题。。。

 

想说的还有很多。譬如古剑里面的各种地理名词解释,妖怪和装备的出处,皆是引经据典。一夜我看的着迷,还特地重游游戏里的那些城镇。譬如江都是仿扬州瘦西湖的景点,还有古诗词中白帝城的场景、典型江南水乡的琴川……殊不知很多往事,也正是因为其赋予了概念与意义,才有了所谓真正的值得回忆的精彩。

古剑的种种小细节都很耐人寻味呀,有心人应该还会发现不少东西在其中。只是玩儿罢还得要跳出来。遂以文字作结,音乐为祭。小女子也撤退,日后仍走书评的路数,只此越轨,还望见谅。


 

 

 

 

 

-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