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思书

简言,深思,析理,明义。

 
 
 
 
 

日志

 
 

《百年孤独》:轮回的情感  

2013-04-14 13:40:07|  分类: 读书,浅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西亚·马尔克斯 | 百年孤独 | 轮回 - 简笔薇安 - 静雅思书

 

 

 

轮回的情感
加西亚·马尔克斯 | 百年孤独 | 书籍简评

 

时间是同步的:当奥雷连诺上校开始面对冰块儿的时候,我们开始面对一个讲百年孤独的世界。

然而孤独是否真的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在这个世界里,几乎所有人都在干着不知所谓的勾当:奥雷连诺上校把金币做成小金鱼再用来换取金币,阿玛兰塔早上缝制寿衣晚上便拆去。现实的人们则类此,在工作日里忙着上班挣钱、到了周末又忙着花钱去。当奥雷连诺二代一边感叹着“生命短暂”一边繁殖着他的牲畜,一切仿佛唯有时光真正地在笔直向前地匆匆流逝——对于牲畜,那只不过在重复忙着繁殖着它自己的牲畜;对于人,那只不过是一代过着自己的又一代。

当所有的人、事、物都仿佛重复着一样的历史,到后来残余的仿佛也只有一种情感,那便是大多数人对此并不是很快乐。

 

《悲惨世界》歌剧里有一首叫《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的曲目,唱的是革命失败后,马吕斯悲吟不知昨日的牺牲为今日换取了什么,因为他的朋友都死了可是世界却一点也没有改变。当我们也一同沉浸在这无所谓的悲伤里,我们仿佛也可以跟着看到:历史仍会随着一代又一代人不厌其烦地反复,人们也总似翻版了曾所发生过的一切,可却始终没人能说得清楚这一切究竟为了换取又真的换取来了什么。

譬如,《百年孤独》里,奥雷连诺上校去世后他的后代子嗣虽坚信他曾历史辉煌过,但对旁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个虚构的传奇罢了。倘若历史出现了谬误,真实也就并不如人们所期待的那么长远——或者它本就是虚构,一如整个马孔多创始家族的整个命运——它也只不过是吉普赛人手卷里的一则笑话。

这才注定了使人倍感虚无的伤感。

 

或许正因如此,真正快乐的人永远不会活在过去里。他的无知恰是他最大的快活,他的傻气恰可以让他活得快活且长久。乃至费尔南达感叹:“这家的傻子活得太长久了”,至纯的美人儿蕾梅黛丝则被作者选择升了天去——这是傻子们比尖子们表现得聪明得多的结局。最后,所有这些看似荒谬实则真实的角色最终让我集合起来想:倘若人性表面被当作现实而存在,那么人性骨子里似乎便该是注定被当作虚无的荒谬。相反,倘若荒谬真实登上了台面,那么现实便理当做为陪衬、使我们得以释放一种被压抑已久的情感,使自我宛若获得新生。

就此而言,或许人的现实与回忆原本就是两个交叠在一块儿的影子,有着两个不同的使命:回忆在而今的世界里选择探索与追溯;现实在而今的世界里选择快乐地享受生活。

 

《王尔德童话》里有一则故事,说的是渔夫的影子用自己途径的回忆诱惑渔夫回归人类的世界,渔夫自己则偏爱人鱼世界里没有灵魂的快乐。借此,倘若让我总结《百年孤独》里的这一切,我想那或许是:孤苦与快乐是这世间每个人内心里最相背离却又致命相关联的两件事,而我们,同世间所有的人一样,面临的总是同样的选择——那注定顾此失彼、难以两全的遗憾。

 

2013-4-14 薇安

 

 

 

 

 

-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